曾經與現在,伊朗和以色列的波斯奇緣

以色列和伊朗的針鋒,相對常在國際上成為焦點。其關係惡化非一日之寒。伊朗至今拒絶承認以色列的存在,伊朗前總統內賈德更曾發表「伊朗要把以色列從地球抹去」等等激進言論。

日前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,更強烈批評以色列是個「假國家」、還是歷史上的「骯髒篇章」!

而以色列回敬的,則是不遑多讓的反擊!總理納坦尼雅胡不斷要求中美等六國,繼續向伊朗施壓,甚至是加大經濟制裁的強度。

令人好奇的是,在兩國這般針尖對麥芒,互相較勁的情況下,伊朗境內,還有可能住著猶太人嗎?若照常理推斷,伊朗地區的猶太人,應該早已經全都遠走高飛,尋找自己幸福的歸處去了……。

但是,根據伊朗政府的人口普查,讓人跌破眼鏡的是,竟然還有大約九千名猶太人,繼續在伊朗定居!在伊朗全境,目前更有11座猶太教堂。或許9000這個數字,聽起來不多。但卻已經讓伊朗,成為整個中東地區,僅次於以色列,猶太人口第二多的國家了。

為何會如此呢?因為伊朗不但未像一些伊斯蘭國家,會強制驅除居住在國境中的猶太人,反而還願意在憲法中,保障猶太人的權益,甚至還特別保留一個國會議席給猶太人。猶太教,更是目前伊朗當局承認的少數宗教。

話雖如此,但在整個伊朗都如此反以的情緒中,想來生活在其中的猶太人,過得也並不容易。箇中滋味,真的只能用「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」來形容了……。

遙想當年……,在公元前586年時,巴比倫王國尼布甲尼撒國王率領軍隊攻陷耶路撒冷,消滅猶太王國。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成為俘虜,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「巴比倫之囚」。

後來波斯帝國國王居魯士大帝(聖經譯為古列王)推翻巴比倫王國後,採取寬容政策,允許猶太人返回故鄉,並重新建立聖殿。甚至把尼布甲尼撒國王,從耶路撒冷聖殿掠奪的相關貴重金銀器皿,也歸還給猶太人。

若不是這份善意,猶太人可能也無法重歸家園、重建聖殿,再度舉起自己信仰的熊熊火炬……。

而在舊約聖經中,所記載的但以理先知、以斯帖皇后、末底改宰相的墓,也分別坐落在伊朗的蘇薩和哈馬丹等處。

先說但以理,他在少年時期,被虜至巴比倫,沒多久就嶄露頭角。在波斯帝國居魯士大帝期間,一直在宮廷擔任要職,他死後葬在蘇薩。由於伊斯蘭經典也將但以理列為先知,也常有許多伊朗民眾到此地來祈禱,甚至藉著碰觸先知的棺木,來從其中得到心靈與信仰上的慰藉。

但以理的墓

以斯帖和末底改的陵墓

以斯帖和末底改的陵墓

從歷史的角度來看,伊朗和以色列有著密切的關係,甚至猶太人得以延續至今,波斯帝國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,堪稱是功不可沒。今昔對比,兩國現在的關係轉變,也讓人不勝唏噓……。究竟兩國,是否能有握手言和的一日呢?只能靜待時間所帶來的答案了。

陽光靜靜流淌,在以斯帖與末底改的陵墓上,斑駁的石磚外牆,有一種歷史的滄桑感……。陽光,也從但以理清真寺的屋頂灑落,廣闊的廣場與虔誠的祈禱者,構成一幅寧靜卻鮮活的畫面。

古往今來,有些東西改變了,例如關係,例如立場。有些東西卻仍存在,例如情感,例如信仰。在歷史篇章翻飛的瞬間,古蹟與古建築,悄悄地,成為一種保存情感,凝結過往的珍貴承載體。讓人得以在此憑弔、緬懷與追思……。

歷史,向來就有一種高度,在它面前,不管是過往或現在,都頓時顯得如此短暫、又如此微小……,以色列與伊朗的曾經與現在,值得讓人來此細細感受!

在廣闊的穹蒼下,有些東西過去了,改變了。但也有些東西留下來,讓我們得以在人生的旅途上,看見更深刻的風景。

於是,走得更遠,看得看高

推薦行程:
2019.12.13
陳冠州-看見伊朗.文化與深度之旅11日

2019.12.26
林婉美-伊朗文化瑰寶之旅15日

2020.1.26
蔡業聖-看見伊朗.文化與深度之旅11日